淘豆网
下载此文档放大查看缩小查看   1/12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朱绍乾肝癌治疗验案引发思考.doc
文档介绍:
朱绍乾肝癌治疗验案引发的思考朱绍乾癌症治疗经验
作者:朱绍乾来源:乌有之乡发布:2012-01-09 10:27 点击:780
治愈肝癌,已成事实,可这往往会被医院主流意识所否定。笔者自2007年岁末涉及肝癌的治疗,至2009年3月16日第一例弥漫性肝癌被确认治愈(肿瘤完全消失)后,已有数例患者被省级医院证实肿瘤完全消失。然而,诊治记录放在面前,影像资料摆在面前,否定者依然还是否定,笔者曾就首例肝癌治愈案例与一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当面对话,该主任仍一口认定是诊断有误,曰:不是囊肿,即是血管瘤,他认为用中药治愈肝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当然,他无法回答中药能否治愈肝囊肿与血管瘤的问题,更无法回答诊断时由县级到省级医院所涉医生与B超、CT、磁共振是否同步发神经的问题。最近,笔者收治了一例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动了三次手术的男性肝癌患者,其中第三次因打开腹部后发现肝内肿瘤已多发而中止手术,据百度百科资料显示,负责该患者诊治与复查者系国内顶级权威人士,该患者的痊愈应该足以证明中医药能够治愈肝癌这一事实了(医案附后)。不过,今天笔者所述,并不仅仅限于证明中医瑰宝是否能够治愈肝癌,而是陈述一些肝癌治疗中的话题,以期抛砖引玉,供有志于研究中医药治疗肿瘤的同仁们探讨。

一、整体机能是决定疗效预期的前提
从已治愈的肿瘤患者尤其是原发性肝癌患者的情况分析中可以发现,他们的整体机能基本都比较理想,笔者治愈的第一例肝癌,属弥漫性肝癌,该患者当时被省级权威医院认定生存期限最多只有一个月时间;次日至笔者处初诊,从影像资料分析,该结论应属比较客观范围,但从全身体貌特征及得知病情前饮食起居等情况看,却找不到任何濒临死亡迹象,经口服中药治疗一段时间、局部脘胁隐痛症状消失后,边服药边从事家务、锄草、采茶等轻体力劳动,直至肿瘤消失,一直过着接近正常人般的生活。就是上述那位做过三次肿瘤切除外科手术的肝癌患者的整体机能也仍然比较正常(估计与东方肝胆医院手术操作比较规范专业及该患者重视日常调养有关)。中医认为,肿瘤属虚实夹杂之证,治宜补虚祛实并举;然而在扶抑之间,补之太过则恋邪(实),抑之太过则伤正;整体机能较好者,正气相对较足,驱实亦即容易,预期也就相对比较乐观。

二、确保源体重要器官功能恢复是肿瘤治疗的重中之重
为什么原发性肝癌发病初期肝功能基本正常?为什么胃癌施胃切除手术中能保留贲门的预后要比贲门被切除者好得多?为什么结肠癌在未发生转移前采取手术切除是首选方案?为什么笔者主张子宫癌在未转移前应及时选择子宫全切?其实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原发性肝癌发病初期未对肝脏产生明显压迫,因为保留了贲门的胃部分切除再生后仍能保持胃的全部功能,因为结肠部分切除并不会明显削减结肠的基本功能,因为子宫是繁殖器官而不是保障生命运动的重要器官。癌症治疗中,无论采取何种治疗措施,确保滋生肿瘤的重要源体器官的功能恢复,是一条治疗肿瘤的重要原则,对于损害破坏源体重要器官功能的治疗方法,其实就是挖肉补创式的错误方法,甚至是一种导致病情恶化的催命方法。根据这一原则,运用中医药治疗,在促使整体机能恢复的同时,应十分重视源体器官功能的恢复。

三、肿瘤恶化度高低是肿瘤治疗决胜的重要条件
从附后案例可以看出,该患者自发现肝癌至第二次手术这段时间内,甲胎蛋白(AFP)指数最高时也就只有200多一点,自第二次手术后才逐步进入递升状态,结合其他方面分析,第一次至第二次手术期间其肿瘤恶化程度并不高,第二次手术后恶化程度才开始加速,至笔者接手治疗时,其恶化程度仍处于可控范围之内(AFP最高值为945.7ug/L),加上患者在第三次手术后医患之间配合得宜,才能取得如此良好的效果。笔者将以往已治愈所有癌症患者的治愈需要时间进行比对(以检查肿瘤完全消失为准,不包括后续巩固治疗时间在内),除甲状腺乳头状癌外,以该肝癌患者的肿瘤消失时间为最短,其他肝癌患者肿瘤消失时间在八至十五个月之间,而最终未能治愈的AFP阳性的肝癌患者,其AFP初始值短期内迅速升至1500ug/L以上。虽然现有数值尚不足以完全证明恶化度高低与治疗预后的绝对关系,但足以说明两者之间的基本关联。

四、患者高度配合尤其是饮食起居方面的配合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合理的饮食起居、良好的精神状态等方面因素,都属于治疗肿瘤成败的重要条件。精神状态的调整与初期的治疗效果有直接关系,只要施治者能多化点时间向患者作出解释,率先取得预期的效应,患者即能树立起信心,只要施治者多点细心和耐心,大多数癌症患者都能解开死结,在这不作主题论述。这里重点陈述合理饮食方面的内容:笔者在诊治中,曾多次遇到因饮食不慎导致病情反复的情况,譬如一乳头管状细胞癌患者,治疗四个月肿瘤消失,后因进食油炸类食物羊排后不久出现反复,续服中药经年才得肿瘤再次消失;一大出血卧床待死的晚期胃癌患者,经治疗数月后已恢复至能下田耕作,因将整碗皮蛋当作点心进食后当晚病情加重,终至不治;最近一胰腺癌肝转移患者,在自觉症状得到控制并连续稳定月余的情况下,在进食已于冰箱内存放数日的野生动物内脏后当晚出现腹泻,次日出现肩背部疼痛反复,至今仍未恢复到有效控制的境地;等等这些,都是饮食失当导致的后果。而疗效理想程度超过预期的已愈癌症患者,大多饮食方面都接近合理有序,以附后案例中患者为例,该患者自接受笔者治疗后,饮食起居方面控制做得十分合理有序,笔者以为,这是该患者疗效超过预期的一个重要因素(笔者在治疗近一个月时,根据其整体改善状况,曾预期需六个月左右时间能达到肿瘤缩小或消失)。根据这些实例,笔者认为:运用中药治疗,稍有配伍不当,即有可能产生不良后果;同样道理,用药与饮食,均由口腔进入腹中吸收,饮食不当,对于癌症重病,必然会产生不良的后果,故施治者应根据患者具体情况,尽可能详尽地告知患者饮食方面的宜与不宜,以避免由饮食不当导致的负面作用。

五、慎用所谓的“抗癌药”
中医药治癌,首先讲究的是辩证精确为前提。现状比较常见的中医药治癌,大多是沿用西医抗癌理论指挥中药使用,也就是以药理实验分析报道为依据,一味地滥用所谓有“抑制某种癌细胞”的中药,将这些中药胡乱地拼凑在一起供患者服用,侥幸遇上一位康复的,即大肆泻染,尽力把自己打扮成“专家、学者、神医”面目示人,不择手段地向命悬一线的患者谋取私利;目前十有八九所谓的肿瘤中药专科医院,甚至是赢利过亿的医院,其治疗水平都在这一层面上,能偶尔有些薄效,即据为己功,挂锦旗、封“神医”,到处广告宣传,以谋取平民百姓的血汗钱为乐事;而面对步入死亡的患者,则曰“癌症本是绝症”,十分心安理得;其实这些所谓的专科医院,并没有几个真正上得了桌面的实例。由于目前医院内不但西医认为癌症无法用中医药治愈,连中医界自身也局限于“抑制癌细胞”一途,使中医药治癌成为被边缘化的辅助治疗,同时也导致了上述那些迹近欺蒙的私人肿瘤专科医院的丑陋行径成为普遍现象,更使中医药这一民族瑰宝在治癌领域失尽光彩。
中医药治癌,最大的特点,应该显现在中医学精华——辩证施治上,决不是所谓的单纯的用某药“抑制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
更多>>相关文档
文档信息
最近更新
文档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