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下载此文档放大查看缩小查看   1/9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还来电话的人.doc
文档介绍:
还来电话的人

作为职业编辑,在岗时,电话多了,烦。三言两语打发,挂机。一退休,电话立见减少,及至于无。熟悉的声音凋落,心灵似觉退化到洪荒世纪,难免生命短暂、世态炎凉的伤感。
中国论文网/5/view-4521276.htm
社里,尤其出版界退休编辑偶尔一两次聚会,都会打听对方过得怎样,回答最多的是,难得接到一个电话啦!一个“啦”字,沧桑无限。
湘籍作家翁新华是我退休后还来电话的人。
之前,他的电话也有,大多与出书有关。忙时,往往回应三两句就挂机,甚至还说,别老打电话,出书有个过程。
眼前,听到那不算标准的朱镕基式普通话,甚感亲切,特愿意与他唠嗑。家长里短,人情世故,父母赡养,气候冷暖,无所不谈。骤然记起是长途,对方要掏钱的,这才依依不舍主动挂了。
最近一次,他又来电话。我问他身体怎么样。他说头发白了,不能染,染了就过敏。斗胆染一次,减去十岁。也好,坐公交有红领巾让座了。右眼因电脑辐射太长,几近失明,怎么也治不好。我吓一跳。
第二天就去找熟人的熟人,替他在北京物色最有名的眼科专家,然后把信息反馈过去,督促他来京看医生。他迟迟没来。似乎北京的专家也不过如此。有点执拗。不容易为他人左右。联想到他的小说,我写我思,受制于意识形态的几乎没有。
一次偶然聚会,遇到本社老领导老同事从维熙、章仲锷、张胜友、侯秀芬、朱珩青、李玉英、杨德华,《人民文学》原编辑部主任向前,《当代》原副主编胡德培,《小说选刊》原主编傅活……提起退休生活,奇了,不约而同,大都在怀念有电话的日子。
历数为数极少还来电话的作家,翁新华总是在列。没有求助,几句温馨的问候而已。一下子,翁的作品似乎飙升了几个档次,乃至有了一种获得诺奖的不该是莫言,而是他的感觉。感情这东西,就有这么微妙。
翁是作家社出书最多的作家之一,包括1本文学新星丛书、5本长篇小说,6本《翁新华文集》。知名度不算高,作品却是干货。扎实,厚重,有思想。具体到发行,介于保本与略有利润之间。除了《再生屋》《香木》,其余10本都是我与侯秀芬的责编。一次选题会上,有人问,怎么翁新华又有一本啊?副主编侯秀芬说,书稿质量不错,就出呗。作家钟情作家社,不是坏事。这是第8本了,至今没见过面。联系仅限于电话。
翁坐得住。倘若当和尚比赛坐禅,不输唐僧。不介意图书市场行情,没有粉饰与迎合,没有巴结文化权贵的媚态,没有***评论家吹喇叭、拿奖的猥琐。湘人的悲悯情怀与笃实的品格十分显著。
他说,至今只来过北京两次。一次是鲍昌不幸罹患肝癌,从责编潘宪立处得到消息,当即请了三天假,赶到东郊空军医院,刚好赶上鲍昌弥留之际。翁的第一本小说集《再生屋》由李国文和康濯两位前辈推荐给鲍昌,鲍昌拍案赞叹,自发写了评论,发在《小说选刊》上。临终前5天忍着剧疼作序,然后推荐给社长从维熙,再由从社长推荐给一编室主任朱珩青,朱推荐给副主编章仲锷终审。
鲍昌写的序言叫《一个紧紧抓牢大地的文学新人》,是瞒着护士在病历纸上偷偷写成。这是鲍的绝笔。就冲这一点,翁成了鲍昌西去的唯一送行作家。
鲍昌流泪说,我的一个研究生(天津师大),特意给他汇去300元,希望他来送我最后一程。应该来的,没来。而这个湖南小青年,压根没想到会来看我,居然站了一天一夜火车……在鲍昌家里,亚方把先生的话告诉前来安慰的人。在场的冰心、康濯老人唏嘘不已。冰心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
更多>>相关文档
文档信息
最近更新
文档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