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下载此文档放大查看缩小查看   1/7
下载文档 文档分类:幼儿/小学教育 > 爱心教育

红船往事.doc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红船往事.doc
文档介绍:
红船往事
中共一大代表在红船上的饮食推测
中共一大南湖会议是在王会悟(一大代表李达的夫人)租用的一艘单夹弄丝网船(中型画舫)上举行的,租船费用总共花了八块大洋。其中五块大洋用于租船,还有三块大洋是代表们在船上用午餐的费用。但代表们究竟吃了些什么菜,在目前所有能看到的会议亲历者的回忆录和其他相关资料中均未提及。20世纪80年代,因工作关系,笔者接触了几位当时已经七八十岁高龄、曾经大半辈子与船打交道,并在南湖里讨生活的老人。通过接触和交谈,并查找了一些相关资料,笔者有了以下初步认识。
在1921年前后,三块大洋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足够一户六七口人的家庭一个月生活的全部开支。租船开会是以游客身份,且人数众多(一大代表加上王会悟共有13人),因此开会当天中午在南湖船上用餐必定是食用南湖船菜,而三块大洋的价格应该是订了一桌南湖船菜中的“船筵”,否则,菜的数量将不够13个人食用。由于南湖船菜洗、切、烹、调都在船艄,不能像岸上饭馆那样放开手脚大操大办,因此南湖船菜只能以蒸、炖、焖、煨、焐等方法为主。南湖船菜源于无锡特有筵席菜(南湖红船源于无锡丝网船),经几代南湖船娘不断改良,整合禾(嘉兴的简称)菜精华与南湖特产时鲜,风味独特。
经查找资料,笔者现将民国初期南湖船菜中的“船筵”菜单抄列如下:
南湖“船筵”菜单共有两点心(虾仁烧麦一客、三鲜小笼一客),两甜食(白木耳莲子羹、紫鲍燕窝汤),八小碗(鸳湖糟蟹、禾味爆鱼、三黄卤鸡、鹅掌鳖裙、水晶蹄膀、炝学绣虾、咸菜麻雀、蒜泥白肉),八热炒(油爆大虾、禾城三鲜、三油鳝糊、八宝酱丁、清炒鲜菱、蘑菇托儿、火蒙鞭笋、酱油毛蟹),八大碗(翡翠蟹斗、蜜汁火方、冰糖鳗鲡、蟹粉豆腐、乳腐汁肉、金银双蹄、清蒸甲鱼、雪菜芋艿)。全计28道菜和点心,足够12位代表和王会悟等人吃饱,也符合三块大洋的价值。
综合上述各种情况推测,中共一大代表在南湖会议的中午可能是吃了当时租船游客较为常见的南湖船菜中的“船筵”。当然,由于会议的保密要求,厨师和船娘上船的可能性不大,“船筵”很可能在岸上的饭店订做好(为满足游客需要,当时嘉兴的大饭店都有这一业务),再由拖艄船送上来。
南湖红船是否真的“红”过
如今的南湖红船,无论外观、内景、陈设还是整体颜色,均与20世纪20年代流行于江南一带的丝网船相同。红船的船壳是黄褐色(栗壳色),硬棚是黑红色(荸荠色),茅棚是烟灰黑(陈旧的沧桑黑),这一点已经得到当年中共一大南湖会议亲历者董必武的肯定。但是,在“文革”期间,南湖红船的外表也真的红过。那时受极左路线的影响,红太阳、红宝书、红海洋盛行,神州大地一片红。当时的红卫兵小将们认为,既然称为南湖红船,那么船的外表也应该是红颜色的,因此红卫兵用红漆将南湖红船的外表也全部涂成了红色。此外,红卫兵还在南湖红船上挂了一幅毛主席身穿绿军装、戴红领章的头像,并在船前舱门两边贴上
“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思想”的对联。直到“文革”结束,南湖红船才逐步恢复其原来的面貌。
如今南湖革命纪念馆文史资料部还珍藏着一张“文革”期间(1969年)的黑白照片,我们从中仍可以清晰地看到当时红船上贴的那副对联,可惜颜色的黑白对比已显示不出当年红色外表的历史细节。
南湖红船应该描金还是贴金
如今的南湖红船,看上去十分漂亮、醒目、豪华和金碧辉煌。除了红船的画舫式结构比较漂亮外,主要还在于船头的荷花桩、楹梁和船舱中间的桅杆架、阔雕花压茅棚直板,以及船舱内门窗裙板、画屏、隔断、烟榻、弯梁、盘龙桩等木构件的图案上,都贴有24K黄金的金箔。
据笔者调查,仿造南湖红船的1959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时期。听说要造“党的摇篮”,嘉兴船厂从厂长到工人都觉得应该用最好的材料,于是决定雕刻图案上不用描金而用24K黄金贴金。据当时仿造红船的亲历者———原嘉兴市造船厂副厂长肖海根回忆说:“工人们将图案雕好上漆后,赶在油漆七分干时贴上金箔,再用剪短的排笔轻轻按压,使金箔随木雕的图案凹凸,整艘红船共用去275克黄金。”
当时,国家对黄金严格控制,在市场上根本买不到黄金。用于红船上的金箔,据说是上海一家中成药制药厂用在一种“大力丸”的药丸包装上的。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不准再使用金箔,制药厂便将剩下的金箔统一上交人民银行。嘉兴县委、县政府通过嘉兴人民银行向上海求援,上海方面听说这些金箔要用在造中共一大纪念船上,便马上同意调拨过来。
但是,南湖红船从1959年仿制至今,并不是一直贴金箔的,其中有一段时间是采用金粉(所谓金粉并不是用黄金磨成的粉,而是一种人工化学代用品)描金的。红船从贴金改成了描金,而现在又变成贴金是有历史原因的。
“文革”结束后,得知这样一条消息:周总理知道这个情况(南湖红船修得非常豪华)后,曾批评嘉兴的领导说:你们不尊重历史,原本是一条普通的船嘛,哪来这么醒目,这么金碧辉煌?南湖革命纪念馆领导于金良说,经总理批评后,红船便修旧如旧。
据笔者的调查和亲身经历,南湖红船从1959年仿制成功到“文革”结束,一直都是贴金箔的。20世纪80年代初,上级传达了周总理生前对南湖红船的批示后,就在南湖红船维修时改用描金工艺。1990年2月,馆领导于金良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南湖革命纪念馆。后任馆领导在南湖红船是继续描金,还是重新贴金问题上经过慎重考虑,选择了贴金箔。其理由如下:其一,南湖红船从1959年仿制后到20世纪80年代初,一直是贴金箔的。20多年来,广大群众习惯并认同了这一形象。其二,1964年4月5日,中共一大代表董必武受党中央、毛主席委托来南湖鉴定红船,也已经认可红船贴金这一事实。如果红船改为描金,没有人有资格来作这个鉴定,于是南湖红船的雕刻图案事实上便形成贴金—描金—贴金三个阶段。
南湖红船的“冬装”与“夏装”南湖红船的前身是单夹弄丝网船,专供客人游南湖时租用。但是冬天的南湖寒风凛冽,有时还会下雨飘雪,因此丝网船必须备有一套挡风避雨防雪的遮板、瞒窗和篷布,并且船上所有窗户均为可开关闭合的
“摇头窗”(即不用金属铰链,而是利用硬木黄榉窗上的横档,在其两头余留几厘米并刨成圆柱形,可以上下润滑摆动开关的窗户)。这样一来,丝网船整个船身部分被包裹得十分严密,可使船舱里客人免受西北风和雨雪的侵袭,但游客仍可在船舱内隔着窗户玻璃眺望船外景色。到了夏天,拆除船上所有遮板、瞒窗、篷布,打开所有“摇头窗”的窗户,用风钩钩住,使船舱内四面透风,让游客尽享湖面习习凉风。这就是南湖红船的“冬装”与“夏装”,也就是安装或拆除那些遮板、瞒窗与篷布,并打开或关闭所有窗户。
如今我们看到的南湖红船,就是“冬装”形象。因为1959年红船仿制成功,并定于国庆节对外展出,时至中秋节到来,故而用“冬装”形象示人比较符合季节特点。可是到了第二年(1960年)夏天,因为纪念馆没有接到有关部门关于红船“换装”的指示,可能有关部门也不了解红船有“冬装”和“夏装”之别,所以他们也不便擅自撤除遮板、瞒窗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