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下载此文档放大查看缩小查看   1/5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词苑丽则序》考.doc
文档介绍:
张固也[摘要]《文镜秘府论》引录一篇唐人文论,日本学者怀疑是《芳林要览序》。从四个方面的内外证据作综合考察,这一说法都不可信。这篇文论实为唐中宗或睿宗时康显贞所撰《词苑丽则序》,是初唐诗风向盛唐诗风转变的重要标志。[关键词]《文镜秘府论》;文学批评;唐代[作者简介]张固也(1964—),吉林大学古籍所历史文献研究室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学博士,吉林长春 130012;杨超(1981—),河北省博物馆馆员,历史学硕士,河北石家庄:050011[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日本遍照金刚《文镜秘府论·南卷·集论》仅开头部分为殷璠《河岳英灵集论》,以下用“或曰”引出的三篇文章中,第一篇为元兢《古今诗人秀句序》,第三篇为陆机《文赋》,中间一篇究竟为何人何文,学界尚无定论。卢盛江先生引录日本学者的几种说法:豹轩藏本铃木虎雄注:“‘《易》曰’以下疑《芳林要览序》中的一段。”《校勘记》:“此文原典不明。诸本虽将此文续记于前文,但从笔致推测,很显然是另一篇文章。尽管可以怀疑此文因为也是元兢之文所以未能别提而连书,但是前文元兢极力赞赏谢朓,此文则将谢朓与其它作家并列,评价不是那么高。这恐怕是前文与此文不是同一个作者的一个佐证。此文与前文相同的一点是夹了则天字,另外,文中有‘自屈、宋已降’、‘迄于梁陈’云云,列举历代作家,而止于何逊、刘孝绰,这又暗示此文当作于初唐。”《译注》:“此章出典未详。和前章一样使用则天字,又未避唐玄宗之讳‘隆’字,从这点推测,当是武后时代的文章。”[1](1568)卢氏在一篇论文中引及此文时,称之为“这段可能出于《芳林要览序》的文字”。[2](55)杜晓勤先生则在铃木虎雄之说基础上,进一步推测《芳林要览》的十一位编纂者中,“只有许敬宗可能作此序”。[3](38)但铃木虎雄很可能仅因《文镜秘府论》前一篇引文中提到过《芳林要览》,而姑妄言之,并未提出任何其他理由。既然那段引文出自元兢《古今诗人秀句序》,并非遍照金刚自己的言论,也就不足以证明下一篇引文是否《芳林要览序》。另外,卢氏所引中泽希男、兴膳宏二家之说,都根据文中使用则天字,认为此文作于武则天时期,实际上已经否定了其为唐高宗时的《芳林要览序》之说。陈尚君先生认为铃木虎雄之说“未有确证,暂不取”,[4](1647)其谨慎态度,有足多焉。我们经过深入考证,发现这篇文章确非许敬宗《芳林要览序》,而是唐中宗、睿宗时人康显贞的《词苑丽则序》,以下从四个方面来作论述。一这篇文章中“民”作“人”、“治”作“理”,分别避唐太宗、高宗讳;“地”作“埊”、“载”作“輂”,都是武则天创制的新字;又使用了“隆”字,不避玄宗李隆基讳。中泽希男、兴膳宏根据这些用字特点,疑此文为“唐初”或“武后时代的文章”,结论还不够精确。据史书记载,武则天载初元年(689)正月宗秦客改造天、地等十二字以献。而据清李光暎《金石文考略》卷8、顾炎武《金石文字记》卷3,景云二年睿宗撰《景龙观钟铭》,玄宗先天元年(712)十二月立《凉国公契苾明碑》,仍然使用武后字。睿宗景云二年(711)二月,令皇太子李隆基监国,五月改昌隆公主为玉真公主。次年八月传位于皇太子,改元先天,二年二月改隆州为阆州,十二月改元开元。这些史实说明:一方面武后当政的前五年尚无则天新字,其后中宗、睿宗时期甚至玄宗即位之初,仍在使用则天新字;另一方面李隆基以太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