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1/180
下载文档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落梅风by月佩环.doc
文档介绍:
1落梅风by月佩环落梅风远水兼天净,孤城隐雾深。浩瀚的湖水接连天际,江上,有艘大船缓缓顺水而行。船上除了舟子侍卫,只有一个白衣的少年坐在舟中,执杯独饮。远远看去,寒江烟雨,仿佛一幅山水墨画。一个侍卫上前道:"皇......公子,申时已过,怕是那人不会来了。"白衣少年摇了摇头:"再等片刻。他从未失约,即使不能来,也会托人相告。"举起一杯酒,微酌一口。他指如削玉,仿佛普通的王孙公子,但是细看来,俊美的容颜上一双眸光凌厉逼人,只有长长的睫毛垂下时,才掩去了寻常人少见的锐光。再过了片刻,离船还有几十丈远处驶来一叶小舟,舟上立着2一个黑衣男子,风猎猎而起,吹拂他身下衣袂,显然船行速度竟是极快,但小舟却是无人操驶,这是舟上的男子以内力御舟而行了。离大船还有两三丈远时,男子双足一点,踏在舟前,舟身微微一沈,他已长身一掠而起,缓缓落在那白衣少年所处的大船上。"澜弟,恕我来迟。"黑衣男子极为爽朗的一笑,"我愿自罚三杯。""楚大哥,你来了。"那少年俊美的容颜露出笑容,连忙起身走上前来,就要抱住他。楚风落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拥抱,对着他一笑:"是啊,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他自顾自地走到舱内,自斟自饮了三杯,对着那边江面,脸上有些憔悴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是一笑,"这是三十年陈酿的汾酒,澜弟,原来你还记得。"四年前,他们第一次认识,就是楚风落在雪地里遇到昏迷的凤澜,那时天寒地冻,,楚风落用一壶烈酒,才把已经冻僵的凤澜救醒。凤澜看见楚风落避开自己,脸色忽然有些一闪而过的阴沈,露出一个笑容,才慢慢转身,道:"是啊,楚大哥,我怎么能忘记呢?那是我们初识的纪念。"自从他们相识,从此就结为莫逆,一年总有两三次见面。开始时楚风落对他如同兄弟,两个人勾肩搭背,十分亲热,谁知半年前那次见面,楚风落就像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那时比现在还要惨些,形容憔悴,脸色灰败,像是遭遇了某种大变。可是无论怎么问他,他总是不肯说出原因。但是两个人已经不像从前了,楚风3落对他,刻意保持一种距离。楚风落笑道:"楚大哥记性不好,已经忘啦!"凤澜神色不变,淡淡道:"是么?原来你已经忘了。"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楚风落对他已经不比以前......两个人虽然一年见不了几次,但是相交却是极好,常常同榻而眠,现在不要说同榻而眠,连普通的碰触也是不能。原来,他竟然是知道的,知道自己两年前开始,就对他有爱慕之意。凤澜的眼睛的颜色渐渐转深。他知道的,所以要逃开么?楚风落微笑起来:"澜弟,你虽然不说,但我也知道,你出身名门望族,必是达官显贵之后,我是山野村民,我们还是少见面的好。""难道我们现在见面的次数很多?"楚风落看见凤澜要生气,要在他肩膀上拍拍安慰,距离不远处,忽然停下,收回手道:"澜弟,话说开了也好,以后我要隐居山林,再也不问世事,日后......再也不能见你了。"凤澜眼里有些东西忽然沈了下去,眸色深如江水,只过了眨眼的功夫,立刻又笑起:"既然如此,我也不好为难。楚大哥,既然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不如就一醉方休吧。"楚风落笑了一笑,道:"知己相约,必亲身以践,有何不可?"4凤澜笑道:"难为楚大哥还当我是知己了。"船靠江后,两人弃舟登岸,在附近一家客栈停下,凤澜吩咐底下人在楼下喝酒,自己与楚风落到了二楼,要了一桌酒菜。对于凤澜的豪奢,楚风落皱了皱眉,但是凤澜家中像是大富之家,也并不好说。于是两人各在桌子的一角坐下。"楚大哥,你怎么好像越来越不爱说话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凤澜不经意地道。"物是人非,澜弟又何尝不是长大了。"楚风落叹道。四年前遇到凤澜,他只有十三四岁,因为家中不知何故,离家出走,虽然那时他已经超出年龄的沈稳,但时常有些天真之举。现在却沈稳肃杀,从绝美中也透出一股的阴狠森冷。虽然不是对他,但是除了他之外,几乎对所有人都是如此,让人不由从骨子里感到一种寒意。"楚大哥说的有理,或许是因为多日不见的缘故......澜弟心中思念,所以不得不留书让楚大哥前来一见,谁知楚大哥却告诉我,以后隐居山林,再也不见。不知楚大哥是不是遭逢大变?澜弟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若是钱财权势些许小事,或许可以帮忙。"楚风落听得更是心惊,普通人家钱财权势难以兼得,他的澜弟竟像是不放在眼里。楚风落一笑,道:"倒也不是,只是心灰意懒,此生再无眷恋,不如隐遁山林。""楚大哥若是心无牵挂,不如到我身边帮我的忙?实不相瞒,家中生意太大,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5"抱歉,澜弟,我......"凤澜杯子忽然一摔,重重地哼了一声。楚风落感到一阵杀气,不由浑身一震,澜弟的气势逼人,这是手中握有重权之人的气势......两个人之间,忽然死一般的静默。凤澜忽然一笑:"是澜弟失态了,楚大哥不要见怪。楚大哥闲云野鹤般的人物,想来是不愿被俗事牵挂的。"楚风落苦笑起来,自从知道那件事,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去帮忙又有什么,只是凤澜不是一般人......楚风落不愿再想下去,也不愿再跟这个他曾经牵挂太多的人有任何牵扯,"澜弟,你误会了。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一个人静静不用跑到山林里隐居吧?凤澜也不戳破他的谎言,展颜一笑:"既然如此,我再多言就是强求了。楚大哥,且尽此杯。"两个人慢饮了半壶,菜还没有上来,凤澜便要去催,楚风落便即起身道:"澜弟,我去吧,你在这等一会儿。"凤澜点了点头,注视着楚风落远去的身影,揭开壶盖,从怀中取出一包粉末,倒在酒中。这药散本来是没打算要用的,想不到竟然派上了用场。凤澜动作十分有条不紊,合上壶盖,还轻轻摇了一摇,在楚风落的酒杯里斟满,他自己的酒杯却还是满的,方才并没有饮下。凤澜闭目养神了片刻,楚风落便已来了,笑了一笑:"澜弟,6久等了。"凤澜微笑起来,不可否认,他十分喜欢楚风落的笑容,看见他笑便会让他低抑的心情上扬不少。可惜这个人丝毫不顾他的挽留,竟然要走。凤澜道:"楚大哥,你以后娶妻生子,想必也不会记得我了吧。"楚风落微微一震,沈吟不语。明明可以告诉凤澜,自己今生不会娶妻的,却因为凤澜异乎寻常的热情而有些犹豫。如果对凤澜说明这一点,或许更会让凤澜记挂着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决定斩断世间一切,何必还要留恋?看到他沈吟不语,凤澜苦笑一下:"也是,楚大哥当然是要娶妻生子的。多年之前,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我离家在外,不肯回家,你把我骂了一顿,你说,一个人在这世上,总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这是身为男人的责任......楚大哥,你告诉我,你有没有一点......喜欢过我?""澜弟......你喝多了。"楚风落皱了皱眉,他对澜弟只有兄弟之情,向来没有爱慕之意,虽然知道凤澜对他一往情深,两个人不应该过多纠缠,但又想好好劝解凤澜,逃脱这孽爱的泥淖,于是牵扯至今,谁知凤澜竟然越陷越深。"是啊,我喝多了。"凤澜微笑,伸出手去,就要摸楚风落的脸,楚风落微微避开,看见凤澜抬起脸庞,一副受伤的表情。"澜弟,我们回去吧。"楚风落硬起心肠道。"我不想回去。"凤澜笑得有些惨然,"楚大哥,四年前,你也7是叫我回去......你从来不问我为什么不回去。"十三四岁在外面流浪,不是小孩子脾气又是什么了?又有什么好问的?楚风落皱了皱眉,耐着性子温言道:"那么四年前,你为什么不回去?""那时我爹爹死啦,我姨娘想要她的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