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媒介文化产品的混杂性.doc
文档介绍:
0新闻学宫玉媒介文化产品的混杂化-----以国际影片为例“混杂化”是全球化背景下近年来国外文化研究的新理论概念,与当代全球化进程联系紧密。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速和传播科技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全球各民族国家和地区文化间的互动交融,作为反映这种文化现象的概念,混杂化指的是两种或多种文化杂糅而产生的具有混杂性的中间形态的过程。混杂性概念是有后殖民理论家霍米·巴巴率先成功引入文化研究之中的。巴巴对于混杂性一词的界定建立在拉康的“模拟”和德里达“带有差异的重复”概念基础之上。他认为模拟是一种复杂的表现形式,目的并不是追求与背景相和谐,而是依照外界环境的需要改变自身,以产生某种介于与原体和不相似之间的“他体”。通过“带有差异的重复”的模拟,话语变得不再纯粹。巴巴认为混杂性是开启“我”与“他”之外的“第三度空间”的钥匙,这个空间消除了之前本真、本质的权威,开启了创造新意义的可能。[1]大众传媒作为文化产品的主要载体和通道,在文化的混杂性问题探讨中成为关注的焦点。本文所指的媒介文化产品的混杂化,既指不同文化内涵的文化产品通过大众传媒的全球传播的过程,又指代不同社会和文化元素在单个媒介文化产品内容上的结合的过程。可是,这种混杂化,在提升媒介及其文化产品在跨文化市场上魅力的同时,也日益成为令人担忧的话题。西方影视剧、流行音乐及其它节目形式的大量涌入并受到追捧、模仿令很多人担忧其对中国本土文化的消解。同时,《花木兰》《卧虎藏龙》等影片在西方市场大受欢迎,却招来不少来自国内观众的批评,究其源流,很多人认为正是这些影片为了迎合西方受众的口味而牺牲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西方文化将传统的中国文化合目的性地纳入了其全球文化体系。暂且能够认为,在媒介全球化的推动下,一种西方主导的、单一的、同质化的全球文化即将应运而生,在某种意义上,这实质上就是“西方化”的代名词。也有一种与此形成对照的思路:媒介文化产品的混杂化消除了中心与边陲的界限,排除了以往两极化的思考,预示着文化帝国主义理论的式微,因此,一种非东方、又非西方的的“第三种文化”即将浮出睡眠,代表着全球文化的未来走向。[2]媒介文化产品的混杂化及其对全球文化的影响在争论中让人无所适从,将目光转向实际的传播过程与语境更有意义。本文试图在媒介文化产品传播的具体语境下,以影视节目为例,揭示全球化背景下媒介文化产品混杂化的的复杂面向。一、全球化市场下媒介文化产品的混杂化途径传播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媒介文化产品间的相互借用、模仿成为可能,而资本扩张的冲动使其成为现实需要。媒介文化产品的混杂化主要是通过媒介文化产品的直接输出输入、文化解构和文化重构等途径得以实现。媒介文化产品的直接输出输入的形式指媒介文化产品的进出口,这种形式为大家所熟知,在此不作具体分析。文化的解构和重构实际上是对文化元素进行合目的性的取舍过程。全球化背景下,媒介文化产品的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以全球市场或区域市场为目标的:好莱坞多年来都遵循一套固定模式,以使他们的文化产品通行全球;区域市场上,韩日通过文化元素的取舍与重组,也已形成较为成熟的产制模式。文化解构文化解构是一种文化转移的过程,它将那些被认为不能为全球受众所理解和欣赏的特殊,文化元素置换或抹去,帮助媒介文化产品跨越文化樊篱。以电影《花木兰》为例,为了适应世界文化市场的需要,中国花木兰的故事被西方化:个人主义取代了集体主义,女性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