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
文档分类:通信/电子

《Atlas·黄昏书》BY Hagio(西幻 年下骑士攻X学者老师受 1V1 魔幻 HE).txt.txt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TXT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特别说明:文档预览什么样,下载就是什么样。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Atlas·黄昏书》BY Hagio(西幻 年下骑士攻X学者老师受 1V1 魔幻 HE).txt.txt
文档介绍:
书名:Atlas·黄昏书作者:Hagio文案【年轻的骑士尼尔,为了挽救老师而孤注一掷的故事】无穿越重生,无任何热门元素,只想严肃认真地写自己喜欢的西幻故事。骑士X学者,年下1V1,架空世界,系列故事第一部保证日更PS:CP是【尼尔X佩列阿斯】,其他出场人物之间均不是西皮内容标签:骑士与剑奇幻魔幻年下搜索关键字:主角:尼尔,佩列阿斯┃配角:伊戈,卡洛亚洛,古兰尔┃其它:作者不喜欢吃鱼==================☆、I、II、III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过生日了,去年这个时候还在考研啊,把文放上来也算是给自己个奖励。希望这个故事能遇到有缘的读者,希望它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快乐。大家看文随意随性就好,能彼此交流也很开心。不过我有以下几点可以提前说一下^w^首先,在结局到来之前,我不会提前说它是HE或是BE,我希望的是合情合理的结局。其次,我不能接受X洁这样的说法,此外并无介意的地方,大家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来看就。首发日3更,感谢大家。==================================================={这里是任性的作者OTZ}:嗯……抱歉了大家,最近老是把笔名改来改去!反正才开始写文没人记得,现在换还来得及!之前想叫Lago,是葡语里的“湖”。但是……今天在听一首老歌时觉得,果然还是应该遵从自己几年前的心愿啊叫原来就想好的【Hagio】英语名很难记,反正我不求红不求被记住啦,要是作品写得好,大家能记得曾看过这样一个故事,我就满足了。XD{Atlas·黄昏书}主啊,赐给每个人他自己的死亡。这个死,来自他的生命,有他的爱,感觉和苦难——RilkeI,必须赶快回去。凛冽的风雪让他听不清任何声音,除了喘息和马匹艰难的嗤鼻声。大雪连下了两天两夜,道路艰险异常。这一带山峦连亘,但凡碰到坏天气,连最老到的车夫都会拒绝出行。即便他生长于教皇邻邦最北部的省份,如此恶劣的气候还是令人难以消受。驯鹿皮手套根本无法抵挡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他几乎感觉不到手指的存在,就连自己是否握紧了缰绳也未可知。年轻人试图辨认四周,世界只显现作带有痛感的白色,眼睛和鼻腔都被刀一样的风吹得刺疼。必须快些,再快一些……骑士扬起马鞭,冰封的剑鞘咔咔作响。枣红马尖啸一声,迎着狂风愈发竭力奔跑。那封至关重要的信被收在心口,被焐热的纸页等同于他胸膛的温度。城堡黑色的身形在大雪中隐现。他匆匆敲击着城堡的门环,雪尘簌簌抖落。没有多少时间了!不一会儿,瘦高的人影出现在茫茫一片的庭院,是伊戈!“公爵大人久候阁下多时。”伊戈接过缰绳,向他颔首致意。顾不上应有的礼节,他直奔城堡。朴素的陈设使得宅邸内部显得过于空旷,一扇扇巨大的落地拱窗投下暧昧的半圆形光亮,黑暗的身形有如廊桥。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呼出的白雾升起又消散。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小时候老师经常带他来拜访伍尔坎公爵大人。果然,他在图书室见到了那个人。屋子里很暖,年青的伍尔坎公爵背对他站在窗前,冰凌与玻璃映出男人的身形,雪下得模模糊糊。被冻僵的手指还未恢复,他艰难地从怀里掏出信件,走向老师的旧友。“公爵大人,这是……”公爵转身,那双罕见的、火焰般的红眼睛中满是笑意。“尼尔!我的孩子,你可算来了!”年青的公爵一如既往地给了尼尔一个大大的拥抱,热切地蹭蹭少年的两颊。尼尔早就****惯了帝国的风俗,北方更合他的脾气。而且只要能看到朋友欣喜的笑容,旅途的疲惫也就不算什么了。他很喜欢公爵笑起来的样子,就好像再简单的事都能给这男人带来莫大的快乐。“公爵大人,这是老师的信函。”“辛苦了孩子,快坐下。”黑发的伍尔坎公爵双手接过信件,说:“雪那么大,你一个人赶路真是让人不放心。还有,直接叫我卡洛亚洛就好,说过多少次了。”“好吧,卡洛亚洛先生。不过我已经十五岁,可不是小孩。您不该再用原来那种方式对待我。”尼尔笑道。卡洛亚洛笑着摇头,戴上单片眼镜,仔细地用小刀划开封住信的火漆——“十六束光芒的金星”,确实是佩列阿斯的印章。公爵揭开封舌取出信件,指腹轻轻刮了刮纸面。但凡与纸相关的东西,佩列阿斯真是不吝金钱。工整漂亮的字体,近乎平行的段落,页边距一致得堪比印刷品。公爵忍不住偷偷笑话自己这过于较真的好友。伊戈端来了热巧克力,气喘吁吁的尼尔轻轻摇摇头,金发上积雪不断地融化。望着这少年,卡洛亚洛才注意到:十五岁的尼尔几乎就已经长到和他一般个头了,强健的生命力洋溢在少年全身。想起当年,好友佩列阿斯牵着一个金发的孩子向他介绍:“这是我的学生尼尔。”昔日软绵绵的孩子,如今已经是挺拔的小伙子。不过近些年来,佩列阿斯越来越虚弱,以至于再难以亲自来拜访。公爵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位了不起学者。尼尔端着热巧克力却一口未动,望着卡洛亚洛先生出神:老师也是这样的黑发,契阿索人大多数如此,不过很少人比他更合适长发,尼尔可以肯定这需要一种特别的气质。不知道佩列阿斯先生现在怎么样了,药还足够吗,病痛会不会又发作了?不行……“公爵大人,请原谅我得先告辞了!家师的病最近越加严重,我不在的话……”尼尔起身,想再说些什么,但他发现正在看信的卡洛亚洛有些不对劲。“先生,老师在信里说了什么吗?”尼尔试探性地询问。卡洛亚洛并不回答。“先生!”此刻,那双红眼睛反而让尼尔发怵,他瞬间就明白了其间沉重的意味。“恐怕你暂时……得在伍尔坎生活一段时间了。因为佩列阿斯……”卡洛亚洛尽量柔声地说着,可他实在说不下去。尼尔垂下头,逃避着那双红瞳:“请将老师的意思如实告诉我。”公爵望着火焰,许久才决定将信交给少年。炉火噼啪跳跃,狂风中的柏树枝断断续续地敲击着窗户。“他快不行了。”II,“我说:‘这些字句于我意义艰深。’他好像一个深有经验的人,对我说:‘在这里定要放弃一切的猜测;一切的怯懦定要在这里死灭。我们已经到了我对你说过的地方,你要在那里得到真理。’于是把他的手放到我的手上,脸上露着使我欣慰的高兴的颜色,他把我领到乌黯的深处。”①漏斗形的图书室仿佛直通地狱的心脏。不可思议的空间,好像没有尽头或起点,也难以分辨这里究竟是地下还是高塔。无尽的书籍将漏斗的四壁填充得满满当当。只有一条螺旋型的楼梯,孤独无依般向着烛光照不见的深处延伸。一盏盏烛台在寒风中勉强维持着温暖的姿态,但冰冷而巨大的黑暗才是毋庸置疑的主宰。“因此,我的导师动身前行。我跟着他……”这里的书籍多得惊人,让人怀疑世上的书是否真的存在如此庞大的数目。可这图书馆中并没有多少人的气息,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在黑暗的旋体中下沉、消逝。唯有那不知来处的风,永无止境地呼啸,如被囚于塔中的巨龙不断挣扎着冲撞填满书的墙壁。“他对我说:‘我所期待的,不久就会降临;而你心中所幻想的,不久一定会出现在你眼前’。”身穿宽大的学者罩衫的男人放下书籍,再也读不下去。银色的阿贝尔纹章几乎完全布满整件长袍,可见长袍的主人是位造诣精深的大学者。若是身处学院,他一定会以对“书”的独到见解而成为三博士的候补,不仅整个学院会对他敬重有加,就连世间的诸王都得以礼相待。但事到如今,一切都无所谓了。青年仰头,漏斗的顶部已经晦涩难见,寒风粗暴搅动着苦酒般颤动的黑暗,深渊高悬其上。一直有水滴淅淅沥沥地落到他身旁的泉中,这也并不令人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
非法内容举报中心
文档信息
  • 页数153
  • 收藏数0 收藏
  • 顶次数0
  • 上传人yinjiong623147
  • 文件大小0 KB
  • 时间201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