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文档分类:研究生考试

我的MBA生活.docx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X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特别说明:文档预览什么样,下载就是什么样。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我的MBA生活.docx
文档介绍:
我的 MBA 生活(序)

近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好多个 MBA
Tour ,跟很多和我一样曾经怀抱着年薪十万美金梦想的年轻人面对面的交流,看到很多自己当年的影子,也不由得想
起自己曾经经历过的艰辛,却仍然可以体味
自己当时的那种茫然和无助。美国有本书叫做《 Monkey
Business 》,是两个顶级商学院毕业生向后来的学生描述他们如何挣扎着进入投资银行,在金融世界中摸爬滚打的过 程。这本书一直是我的最爱,因为它给人的启迪作用可以左右人们对于投资银行作为一个行业的认识,这是很了不起 的。我也很想把这几年我在商学院的生活写下来,对自己的过去算是一种缅怀,对后来的学生也希望能有一点借鉴作 用。
我的 MBA 生活( 1)
2007年的3月28号,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我收到UCLA勺录取信。那时候我正在给一 个洛杉矶的房地产公司打工,做的是重复劳动的房产估值。那天我高
兴坏了,因为这意味着那年的秋天我再也不用继续给我的老板打工,指望着他能给我多 点红利。可是,我却一直要按捺住我激动的情绪,因为像很多想要申请的上班
族一样,我是瞒着我的老板申请 MBA勺。
我那时工作的公司是个说大不大, 说小也不小的房地产投资公司,大概公司里也就 20-30 个人。 我是在没有任何金融背景和房地产 背景的情况下进入这家公司
的。老板用我大概是因为我的一个亲戚跟他的哪个亲戚认识 (我至今也没搞清楚) ,然后面试的时候看我还算机灵, 就同意培养我, 那是真正的从头开始培养。我是
彻头彻尾的文科生,这倒不是说我的理科不行,实在是被中国的文理分科搞得没了脾气,想多学点数学都没机会。幸好我是个勤奋 好学又天生敏感的人,老板在培训

我的时候,我每一个字都记下来,不懂的地方都会很仔细的问,这样才算把房地产的基础给打扎实了。后来的技术都是一个公司的 台湾合伙人,跟我很聊得来(平时
花时间看的《康熙来了》是我们聊天的一大部分主题),才不厌其烦的手把手教我,每次做出来的东西都给他检查,这份需要房地 产金融背景的 MBA 才能干的工作
让我这个平庸至极的小女生 take 了下来。
我在这家公司的责任是用一个叫做 Argus 的软件, 把老板或者老板合伙人弄来的房产和信息一点一点输进去, 然后算出一个合理的 价值,老板再决定是不是值得
投资。 通常从 broker 那里拿来的房产价值都是 bullshit ,我们公司需要自己重新 value 它。比如我收到一份 30 个单位的公寓楼的资 料, broker 会告诉我这栋楼最近几年租金的收缴情况以及每个房客租约的长度,维护费用,各种税费,空置率等等很多信息,我把 所有可以找到的信息都填进
去,然后再用一些假设,比如某个百分比的通胀率之类的,最后算出这个公寓楼的正确估值。如果价值跟 broker 给的价值比相差 很多,那么老板就会瞄上一
眼,如果真的可观到他觉得这买卖值得认真讨论,才会真正地去开个会研究一下。不过大部分时间,买卖的决定也不在于我们部门 的计算,而是老板的 “灵感 ”,或
者英语叫
“ gut feeling 。 ”
两三年下来,虽然钱也没有少挣(不好意思,也没多挣),活也没有少干,我却总是忧心忡忡,因为我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在哪里。 到我要离开的时候,公司里的人从
我这一层到老板这一层的距离只有纸那么薄, 可是却永远捅不破。 这是很糟糕的, 我的事业一直要这样下去吗?我那时才 20 多岁, 虽然也有人在我这个年纪就开始
相夫教子,可这却远不是我的理想。我的职业之路看似稳定通畅,实则艰难崎岖。
于是我就开始偷偷去老公所在的学校 UCLA的Anderson商学院蹭课。好死不死,蹭的课据说是 Anderson最好也是最难的课之一
Cost
Accounting ,是一位好像每年都得
杰出老师 ”头衔的老师开的。那时候的我有一些会计底子,却没有好到可以听懂他在讲什么。我 记得很清楚,这位老师喜欢固定座位,开学第一节课就让大家写了张 ”seating
chart 轮到我的时候我故意跳开,递给旁边那个人,所以在老师的学生座位表上我这里是很奇怪的老是多出一个人,也许是因为坐在最后 一排,他一直也没发现我的存在。
在那同一个学期,我还跑去听了另外一门课,叫做 Financial Accounting,
我当时以为是 Accounting 的另外一个分支,可是听了大概几节课才发现根本就是基础会计课。上课的老师口音有点重,可是很好 笑,每次见他都穿着西装

短裤和花衬衫,很像要去夏威夷的样子,腿比女生都要细,而且最大的特点是喜欢叫名字拗口的同学。他的会计讲的很通俗易懂, 这在当时的我听上去是比 Cost
Accouting 舒服的多的一门课。 可惜后半学期因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