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文档分类:文学/艺术/军事/历史

“好吃”的豆与“好看”的戏倒着教学《社戏》.doc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特别说明:文档预览什么样,下载就是什么样。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好吃”的豆与“好看”的戏倒着教学《社戏》.doc
文档介绍:
“好吃”的豆与“好看”的戏倒着教学《社戏》

“好吃”的豆与“好看”的戏 倒着教学《社戏》
高殿杰 (江苏省江阴市华西实验学校,214420)
摘要:教学《社戏》一课,以文末一句为切入口,以“好吃”的豆和“好看”的戏为主线,从后往前,倒着解读文本。通过资料助读、原因分析、内涵挖掘,让学生明白:豆并不真的那么“好吃”,戏也不真的那么“好看”(而且从来就没有看过“好看”的戏),皆因这里是“乐土”,有一群“好人”,有一堆“好的故事”;豆的“好吃”与戏的“好看”,实乃理想之寄托,表现出作者对人生理想境界的渴望和追求。
关键词:得出结论资料助读分析原因 挖掘内涵
鲁迅的《社戏》,文末有这样一句:“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这是全文的画龙点睛之笔,是全文的“纲”。所谓“纲举而后目张”,抓住了这句话,就抓住了关键,全文也就比较容易理解了。于是,教学这篇文章,我就尝试以这句话为切入口,提出问题:那夜的“豆”真的那么好吃吗?“戏”真的那么好看吗?目的在于造成悬念,激发学生阅读文本和探究真相的兴趣——从后往前,一步一步推上去。

一、得出结论:“豆”不可能真的好吃,“戏”确是真的不好看
其一,“豆”不可能真的好吃。
关于豆的文字,作者着墨不多,吃豆的当儿也没有说好吃不好吃,只在文本最后说是“好豆”。我们知道,“吃豆”发生在看戏回来的路上——“摇船的都说很疲乏,因为太用力,而且许久没有东西吃”,“罗汉豆正旺相,柴火又现成”,于是就偷一点来煮着吃。教学时,可让学生找出相关的文字进行揣摩:一群十多岁的小孩子,没有烧饭烧菜的经验,烹制佐料不齐全,且是在夜里,又疲惫至极,匆匆忙忙的,能把豆煮得有多好吃呢?给学生时间交流讨论,从人的心理体验出发,这时还可引入《芋老人传》和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
清代周容的《芋老人传》写的是这么一个故事:一穷困书生在又饥又冷时吃了芋老人的芋头,觉得很香甜;后做了宰相,再吃芋头,却感觉不到好吃了。芋老人解释说,从前做书生从郡城出来,走了几十里路,被雨淋透了,又饿又冷,吃东西是不会挑剔的。现在做了宰相,天天吃的是精美的食物,哪里还吃得出芋头的甘甜呢?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于1943年提出的一种关于人的需要结构的理论——需要层次理论,该理论基于两个基本假设:一是人主要是受满足某种需要的欲望所驱使的需求动物,人类的需要是无止境的,当个人满足一种需求之后,就会产生另一种需求。二是人类所追求的需要具有普遍性,这些需要有层次之分。由此,马斯洛把人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其中,生理需要是维持人类自身生存的基本需要,是人类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如衣、食、住、行、性的需要。马斯洛认为,上述五个层次需要是按次序逐级上升的。当下一级需要获得满足之后,追求上一级的需要就成为行动的动力了。
然后,进一步追问:是不是因为饥不择食?
此时便可以明确:豆不可能真的好吃。但问题是:鲁迅是否停留在这生理的最低层次上才说豆的好吃呢?这里大有可疑,且再看“戏”。
其二,“戏”确是真的不好看。
“看戏”这一部分内容是全文的主体,学生很容易找到相应的描写文字——到演戏的赵庄时已晚,一去就见铁头老生“背上插着四张旗,捏着长枪,和一群赤膊的人正打仗”,“却又并不翻筋斗,只有几个赤膊的人翻,翻了一阵,都进去了,接着走出一个小旦来,咿咿呀呀的唱”。“其时台下已经不很有人”,看戏的除了小孩子,就是“本村和邻村的闲汉”,还有“专到戏台下来吃糕饼水果和瓜子的土财主的家眷”。“然而他们也不在乎看戏”,“我”最愿意看的“蒙了白布,两手在头上捧着一支棒似的蛇头的蛇精”却不见出来,“套了黄布衣跳老虎”的也没有。许多时间过去,“小旦虽然进去了,立刻又出来了一个很老的小生”,“我有些疲倦了”,“年纪小的几个多打呵欠了,大的也各管自己谈话”,“双喜他们却就破口喃喃的骂”。“我”想喝豆浆,却没有;“我”最怕的“老旦终于出台了,当初还只是踱来踱去的唱,后来竞在中间的一把交椅上坐下了”。大家都不耐烦,双喜说走,“大家立刻都赞成,和开船时候一样踊跃,三四人径奔船尾,拔了篙,点退几丈,回转船头,驾起橹,骂着老旦,又向那松柏林前进了”。

这里,有对“戏”的正面描写,也有侧面烘托,写“我”和小伙伴们对“戏”的不好看的种种反应,最后是中途退场。可见,“戏”确是真的不好看。然而,看戏的热情却很高涨,一波三折。先是“在早上就叫不到船”,“怕外祖母要担心”,“又不准和别人一同去”,“这一天我不钓虾,东西也少吃”。后来,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八叔的航船回来了,小伙伴们愿意和“我”一同去,而且有双喜写包票!看戏终于成行了。

那么,“戏”的魅力究竟在哪里呢?
二、资料助读:从来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