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下载此文档放大查看缩小查看   1/108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三少爷的生体实验.txt.txt
文档介绍:
三少爷的生体实验 01 根据国民中学地理课本记载,台湾属于热带气候,气候特征为高温多雨,最热月均温可达二十七度。气温是高山低于平原,平原低于盆地。正值盛夏, 台北盆地的温度可高达三十度以上, 由于对流旺盛, 午后常会有雷震雨的情况出现。下雨前的天气,又湿又闷,在街上走没几步就开始浑身湿黏,衣服像是潮化的海苔贴覆在身上一般,相当难受。这样的天气,特别容易令人感到焦躁不耐烦,特别容易上火。而端木家的大门口,此时就站了一位明显符合以上两个条件的人。唐彧文汗流浃背,额上青筋暴露的压着端木家大门的门铃。事实上,他已经按了快五分钟了。持续停留在门铃上的手指因用力而泛白。该死的!明明就有人在,为什么不肯出来开门!! 他是来找端木信的。前几天那场相亲多亏端木信的“帮忙”,最后终于如他所愿的不了了之。原本就是女方那里自愿退出的,但, 谁知道他一回家竟然被老爷子臭骂了一顿, 说他不知好歹, 把风家小姐给气走,要他上门去道歉…什么鬼东西! !他也是受害者啊!况且风家参加相亲的动机不轨,藉着相亲来向唐门借人。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最令他不爽的是, 端木信竟然把他撵出相亲会场, 直接和风焕宇商谈了起来。事后打电话去问, 也是说不到两句就挂掉…这是怎样?!排挤他吗? !! 他今天就专门来端木家堵人,以唐门下任龙王的身份,要端木信把事情说清楚。说穿了,其实只是他不甘寂寞,不甘被人冷落罢了。而现在,很显然他扑了个空。虽然他由半露在屋外,嗡嗡作响的冷气机判断出端木家一定有人在,但,那个人九成九不会是端木信。就算如此,他还是坚持要踏进端木家不可。不过目的已经由找人转变成喝水休息吹冷气。好热…怎么会这么热…伸起另一只手抹掉了额上的汗珠,但是手上的汗却又沾了回去。好湿…身体不断渗出水份…感觉上好像连尿液都从汗腺挤出来一样…压着门铃的指由白转红,持续的铃声即将迈入第十分钟。就在仅存的最后一滴耐心将随汗水蒸发的前一刻,大门打开了。『你是在躲债主吗? ! 为这么这么晚才来开…』唐彧文冲出口的一连串抱怨, 在看清来者的脸之后顿时沉默。『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做实验,没有注意到铃声。』端木家老三,端木敛,穿着实验的白袍子,平板着脸,冷淡的开口。『喔喔,这样啊…』『唐先生有事吗?』『呃…我来找小杏。』他挤出微笑,以示友好, 『请问他在家吗?』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端木家老三端木敛最没辄。虽然对方比自己小六岁,但是在端木敛面前,他总觉得自己察颜观色、长袖擅舞那一套好像全都不管用。他最怕这种不苟言笑,冷的像冰的人了。『不在。』直截了当的回应。『那,彤在吗?』『不在。』『那…小玉呢?』『不在。』『搞什么!怎么全家都不在!! 』是怎样!大家都串通好要排挤他吗!! 『不对。』『什么?』什么不对? 端木敛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正经八百的开口。『唐先生方才那句话犯了逻辑上的误谬。首先,您刚才只问了端木家三个人,并不足以推断出“全家都不在”这个结论。其次,您正在和我说话,我也是端木家的一份子,所以“全家都不在”这个命题并不能成立。』唐彧文无力的愣在原地。『唐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有。』他并不想继续站在门外和端木敛讨论有关逻辑的问题…『请说。』『我是客人。』『是的。』他点头。『可以招待我进去坐坐吗?』他现在又热又累,只想进到冷气房休息喝水。『可以。』端木敛敞开大门,相当有礼的伸出手示意。『请进。』『谢谢。』*** 坐在舒服的沙发上,吹着凉爽的冷气,唐彧文有种绝地重生的感觉。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端木敛像只地缚灵一样正坐在他侧边,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诡异至极.... 『有、有事吗?』撑起微笑,和声询问。『嗯哼?』显然听者对这个问题的题意掌握不清。『你坐在那边有事吗?』『有。』『什么?』『接待客人。』呃?!这样叫做接待客人? 应该是看守犯人吧…算了,随他去…这是别人家... 主人有权待在家中的任何一个角落... 外头的天色转阴,厚重的云层将阳光阻挡在天外,不久下起了阵雨。因为是白天,客厅的灯没开,随着天色变暗,屋内的光线也昏暗了起来。端木敛凛着脸,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前方,阴暗的客厅让那张因极少出门而苍白的脸,看起来更加惨白。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端木敛的脸很该死的让他联想到丧礼中的纸扎人…不行,他忍受不了这种尴尬死寂的气氛…『嗯呃,小敛啊…』他企图开启个话题,让气氛热络一点, 『最近在忙些什么呀?』『做实验。』三个字,简单明了的回答了问题。结束了话题。『这样啊…』『是的。』现场再度回到了死寂。『那么,研究所的课程会不会很累?』『不会。』『小敛也二十三岁了吧, 有没有交女朋友呀? 』他刻意暧昧的笑着。样子像极了婚友社的大娘。虽然他知道,答案八成是否定的。但是天生爱探听八挂消息的他,仍然敬业的开口问了。『没有。』果然。『那你总该有喜欢的人吧? ! 』唐彧文力挽狂澜。好歹他也是公认的社交天王,八面玲珑、舌灿莲花,就算没办法开心的闲话家常,至少也能开启个简单的生活会话。端木敛平板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彩,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没有…』他低声的回应。或许是因为天色阴暗的关系,使得唐彧文没注意到端木敛回答时脸上挂着复杂的表情。『真的吗,那──』他试图趁胜追击,但是却被端木敛打断。『唐先生要喝点东西吗?』直立起颀长的身子,端木敛淡声询问。『好…谢谢。』端木敛旋身,笔直走入厨房。『怪人…』他讪讪的轻嗤。在端木敛走入厨房差不多约五分钟时,电话响起了。接着,只见端木敛不急不徐的走出厨房,朝角落的电话走去,接起电话。几秒后,端木敛抬起头,朝着唐彧文的方向唤道。『唐先生。』『嗯哼?找我的吗??』他直觉性的站起来要接。『不是,是找我的。』『那你叫我干嘛啊! ?』莫名其妙!! 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实验狂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我是要告诉你,茶我倒好了,在厨房里,请您自己去拿。』『喔。谢谢。』『还有。』沉稳的声音再度响起, 『因为我找不到喝茶的杯子,所以我拿了其他的杯来代替…』『知道了。』唉,连杯子都没有... 他今天来得真不是时候... 拖着无力的步伐,走进厨房中。*** 唐家和端木家从小就是世交,端木家的厨房他进出过不下百次。但是今天,唐彧文第一次怀疑自己走错房间。这是厨房吗?怎么看起来像实验室?! 试管、酒精灯、漏斗、蒸馏瓶…还有一堆他唤不出名字的实验仪器, 交错散乱的摆放在平台上。要不是看到***炉和冰箱,他真的会掉头走人。『搞什么啊…』他蹙着剑眉,不悦的盯着眼前一片狼藉。食物和实验物放在一起,要是吃错了可是会死人的啊!! 『真不晓得端木一家怎么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他边咕哝边寻找茶水的影子。蓦地,位于流理台旁的茶壶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拿起茶壶,里头是空的。在茶壶的不远处有个托盘,托盘上摆了两个杯子。一个是烧杯,杯里装了深褐色的液体,杯口还冒出了阵阵不祥的白烟。另一个是漱口杯,杯里装了淡黄色的水,杯壁上带着因冰冷温度而凝结的水珠。唐彧文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轻握住漱口杯的杯柄。没有茶杯的话至少拿纸杯吧…端木敛…他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大口的将杯中冰凉的液体吞入腹中,畅快的呼了口气。『味道不错…』他悠哉的倚在冰箱旁,轻啜着那杯水。窗外的雨声渐小,厚重的云层也逐渐散去,大雨过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
更多>>相关文档
文档信息
最近更新
文档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