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1/10
下载文档
文档分类:中学教育 > 中考

读者文章.docx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X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我要举报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读者文章.docx
文档介绍:
海明威爱吃什么呢? 《老人与海》里,圣地亚哥老头在海上,对付文学史里最有名的大马林鱼,同时吃金枪鱼充饥。海明威写得很细:从鱼脖颈到尾部,割下一条条深红色的鱼肉,塞进嘴里咀嚼。他觉得这鱼壮实、血气旺盛,不甜,保留着元气。临了还想: “如果加上一点儿酸橙或者柠檬或者盐,味道可不会坏。”当然,这时候把金枪鱼给他拾掇好,再给他米、酱油和山葵让他捏金枪鱼寿司,他一定更满意啦。好,他喜欢吃海鱼。然后呢? 《白象似的群山》里,男女主角在西班牙边境,等着吃西班牙海鲜饭。在海明威的回忆录《流动的盛宴》里,年轻时,他和妻子吃炖野兔肉、牛肝炒土豆泥,但他独自一人在巴黎的馆子里写东西时,写完一段,就叫一份还带着海腥味的牡蛎,配白葡萄酒。姑且不论他是不是要扮硬汉,但海明威爱吃生鲜海味,不加矫饰。正如他的文笔风格,奉行他出了名的“冰山理论”,简洁质朴,至于极点。恰如他自己所言: “冰冷冷的白葡萄酒冲淡了牡蛎那金属般微微发硬的感觉,只剩下海鲜味和多汁的嫩肉。”文笔品位和饮食爱好,是有关系的。李白放逸潇洒,写酒多,写吃少。动不动“玉盘珍羞直万钱”,能告诉我们是啥菜值万钱吗?不说。相对而言,杜甫就特别踏实。“无声细下飞碎雪,有骨已剁觜春葱。偏劝腹腴愧年少,软炊香饭缘老翁。”他老实告诉我们:这是某种白鱼刺身,去了鱼骨,配上青葱, 加上香粳米饭,美得很。“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好嘛,就是大晚上吃新韭菜,配黄粱米饭,也很饱实。同是世情小说,《***》家常质朴,《红楼梦》就锦绣璀璨。表现在饮食上头, 《***》里,西门庆家吃穿用度虽然富贵,但日常也就吃猪肉蒜泥打卤面、蜜糖腌的梅。宋蕙莲用一根柴,一个时辰就烧烂了一个大猪头,吃时就着姜蒜碟子。这就很接地气——你能想象林黛玉吃猪肉蒜泥打卤面、薛宝钗啃大猪头吗?反过来,《红楼梦》里王熙凤给刘姥姥吃的茄鲞,贾宝玉在薛姨妈那儿吃的糟鹅掌和酸笋鸡皮汤等,就契合作品本身文笔细腻优美的气质。当然,时人说曹雪芹是个胖子,但他最爱吃的是南酒烧鸭,确实还到位。如果是个爱喝烧酒配蒜泥猪肉的胖子,痛快是痛快了,怕写出来就不是《红楼梦》了。唐鲁孙说典故,提到梅兰芳去北平恩承居,必须点鸭油炒豌豆苗,豆苗都用嫩尖,翠绿一盘,腴润不见油。这菜听着就清雅,是梅先生该吃的。武丑宗匠王长林,当年跟谭鑫培、杨小楼这等人物对戏,他爱吃什么呢?王致和的臭豆腐——不仅自己吃,还带一家老小都去吃。想想:如果换成梅兰芳去吃臭豆腐,王长林斯斯文文吃鸭油炒豌豆尖,是不是感觉就不大对了? 果戈理被认为是“俄国的心脏”,是真正揭露俄国面目的大师。那意味着什么呢?嗯, 并不是说他善于讽刺和批判现实——许多俄国大师都擅长如此,而是他对俄国除了怒其不争,还有一颗极细腻的心。他的短篇《旧式地主》里,主角老太太很喜欢做果羹、鱼干和药酒,还会劝客人吃些土制菜式:加了香薄荷的腌蘑菇、加了丁香和核桃的腌蘑菇、加茶藨子叶和肉豆蔻的腌蘑菇、干酪馅包子、乳渣馅包子、酸白菜加荞麦米饭馅的包子——这些玩意儿,果戈理不厌其烦地列出来,若非对俄国大地有无限深爱,焉能及此呢? 刘姥姥是《红楼梦》里写得极好的人物,在以贵族豪门生活为题材的小说里,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乡下穷老太太来对比,不容易看出荣国府富贵奢华(或洋化)到何等程度。但是这种对比的手法,如果用得概略,就显粗俗。许多描述乡下人进城的电影、小说,揶揄乡下人土,形象太过漫画化,少了人性细节,看了也只觉肤浅可笑。好的文学艺术大概都不会以恶意的讽刺为出发点,作者一心存恶意,下笔就尖酸刻薄,无法对角色人物有悲悯包容,少了多面性,自然单薄。刘姥姥这一穷苦乡下老太婆, 在《红楼梦》作者笔下,充满生命向上的积极本能——她懂得察言观色,在贵妇人、公子、千金小姐面前没有畏缩,行动语言都有自己的分寸。有时好像装疯卖傻,逗贾母等人开心,其实也都有她的算计心机。她的聪明世故,她的通达人情,比今日许多呆头呆脑死读书又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都强得多。《红楼梦》对现实人生的描述比任何一本教科书都更有意义,读教科书是读不到刘姥姥的智慧的。刘姥姥在全书中总共没有出场几次,第六回“一进荣国府”之后,要到第三十九回才再次出现,但是刘姥姥每次一出场,所有的场景都活了起来,人人都开心,争相报告: “刘姥姥来了! ”光是这一点,就让人感叹:为什么有人一出场大家就开心,有人一出场大家就不开心?颇耐人寻味。刘姥姥带着孙子板儿进城,这一画面是可以很漫画式的,太符合乡下人进城的公式了。但是第六回这一段没有一点可笑滑稽的夸张渲染,作者真心体会一个乡下穷老太太为了生活,战战兢兢带着孙子到富人门下求一点施舍的不易。刘姥姥到了荣国府门前,只看见两样事物:一是石狮子,二是“满门口的轿马”。这是第一次进城的穷苦乡下人眼中的公侯豪门,她大概完全没有观察“豪门”的能力,就只看到石狮子和来来往往的轿子、马车。清晨天没亮就从乡下出发,一路步行,灰头土脸,作者写这个老太婆硬着头皮、准备开口求人之前,做了一个动作——掸掸衣服。很小的一个动作,很容易被忽略,然而读来心酸——刘姥姥大概觉得自己的穿着模样实在不登大雅之堂吧。走了一早上的路,全身脏兮兮,虽然褴褛,但是,至少掸一掸身上的尘土吧。刘姥姥的“掸掸衣服”,让我感觉到一种做人的庄重,即使落魄卑微,即使可能被别人歧视、看不起,自己还是要庄敬慎重起来,不能失了生命的本分。荣国府的门卫都不是好惹的,他们为权贵世家看门,也看惯了穷人在门口像苍蝇一样萦绕乞讨的讨厌相,自然不会搭理一个像刘姥姥这样穿着打扮的穷老太太。刘姥姥要找王夫人的陪房周瑞的老婆,周瑞是荣国府管家,门卫当然不会为这样一个穷老婆子传话, “那些人听了,都不理她”。“不理”是厌烦,还有更坏心的,就跟刘姥姥说: “你远远的那墙犄角儿等着,一会子他们家里就有人出来。”刘姥姥是乡下老实人,她当然相信,也可能真的靠着墙犄角儿耗一整天,什么结果也没有。有个年老的仆人心里慈悲,说了一句: “何苦误她的事呢。”才告诉刘姥姥真话: “周大爷往南边去了……”也指引刘姥姥绕到府邸***去找周瑞的老婆。一点慈悲心,为刘姥姥开了天堂的门。刘姥姥这一天有贵人相助,所谓贵人,也就是一念间心生悲悯的小人物吧。于是刘姥姥顺利见到了周瑞的老婆,恰好周瑞老婆那天心情也好,很想在刘姥姥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体面”,就告诉她,王夫人不管事了,现在管事的是才十八九岁的王熙凤,也把王熙凤的精明能干描述了一番。周瑞的老婆安排刘姥姥趁王熙凤中午用餐后、午睡前见一面, “若迟了一步,回事的人多了,就难说了”。几句话勾勒出王熙凤管理家务的繁忙。荣国府里里外外都是这个年轻女子在打理,读者可能心里暗暗为刘姥姥担心,王熙凤如此权贵出身,会搭理一个八竿子打不到的穷亲戚吗? 刘姥姥见王熙凤之前,有一场戏写得极好。刘姥姥坐在炕上等候,忽然听到“咯当咯当的响声”,她东瞧西望,四处寻找,看到“堂屋中柱子上挂着一个匣子,底下又坠着一个秤砣似的,却不住地乱晃”。 17 世纪中国乡下人当然没有看过西洋时钟,她只能用自己农家的东西——匣子、秤砣来猜测她的所见所闻。“这是什么东西?有啥用处呢? ”她正发呆乱想,突然听到“当”的一声, “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