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文档分类:外语学习

新视野大学英语(第二版)第四册SectionB课文翻译.doc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特别说明:文档预览什么样,下载就是什么样。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新视野大学英语(第二版)第四册SectionB课文翻译.doc
文档介绍:
Section B unit1 夏日的一天,父亲让我去买些铁丝网和栅栏,用来围畜棚,把牛圈起来。那时我16岁,最喜欢开上货车,沿着老磨坊路到城里去。研磨机轮子上的水花在阳光下喷洒,在河道上空形成一道彩虹。我常在半路上把车停下来,在河里洗个澡,凉快一会,享受一下天然空调。太阳火辣辣的,不用毛巾擦,等我爬上岸边的土坡,穿过路边的壕沟,到达货车时,身上已经都干了。快进城时,有一段沿着海滩的路,我会在那儿拣贝壳,拣海藻,头顶就是正从轮船上卸货的巨大的起重机。但是, 这次却有所不同。父亲告诉我,我得向店里要求赊账。那是 1976 年,种族主义的丑陋阴影仍然是生活的现实。我曾目睹我的朋友要求赊账,然后就低着头站在那里,等着店主查询他“配不配赊账”。许多店员只要一看见年轻的黑人走进商店,就盯着他们,疑心他们是小偷。我们家人诚实正派, 有债必还。但在庄稼收割之前,所有的钱都已经花光了。银行里也没有新的存款, 现金不够。在戴维斯兄弟杂货店,巴克·戴维斯站在收银机后面,正和一个中年农夫说着话。巴克个子高高的,穿着一件红色的狩猎衬衫, 显得饱经风霜。我冲他点了点头, 经过他的身边,向五金柜台走去,拿了一盒钉子,一卷用于捆扎的铁丝网和栅栏。我把要买的东西拖到柜台前,把钉子放进秤盘,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要赊账。”一边抬起胳膊去擦额头上紧张的汗珠。那个农夫像寻开心般怀疑地看着我,但是巴克的脸色却没有变。他随和地说道:“当然可以,你老爹总能有借有还,”一边伸手去拿记账的账本。我舒了一口气。他转过头,对那个农夫说: “这是詹姆士·威廉的儿子。像詹姆士·威廉这样讲信用的人是很少的。”那个农夫友善地点了点头。我的心里顿时充满了自豪。“詹姆士·威廉的儿子”, 这句话打开了通往成年人的尊敬和信任的大门。当我把沉重的货物拉进货车车厢时,觉得轻而易举,感到比早上离开农庄时更有劲了。我发现,一个好名声所带来的友好是一笔无价之宝。人人都知道,威廉家的人是什么样的:是诚实守信的体面人,自尊自重,不干坏事。我的曾祖父也许曾被作为奴隶拍卖,但这不能成为伤害他人的理由。相反,我父亲相信, 赢得尊敬的唯一方法就是努力工作、尊敬他人。我们这些孩子──八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可以坐享这个好名声,除非或直到我们做错什么事情而失去它。我们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们也要为相互的行为负责,否则就会毁掉父亲建立起来的好名声。我们的好名声曾经是, 现在仍是把我们家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纽带。我不愿意辜负父亲的好名声, 这激励我成为了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我靠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当行李工挣钱读完了大学。最终,好名声促使我在华盛顿特区开办了我个人的公共关系公司。美国需要在社区里重新树立羞耻感。吸毒、在酒馆把钱挥霍一空、偷盗、让年轻女子怀孕却又不想和她结婚,这些事本应让人感到无地自容,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美国,近三分之一的婴儿是单身母亲所生的。这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大多会缺乏安全感和指导,而这正是成为社会的好公民所需要的。一旦社会纽带和家人相互间的责任瓦解了,社区也就分崩离析。自从 1960 年以来,美国的人口虽然只增长了40% ,但暴力犯罪却陡增了 55% ,而我们对此却已司空见惯。青少年吸毒人数也在上升。在北卡罗来纳的一个县,警察从 12所中学逮捕了 73名交易毒品的学生,而有些交易就发生在教室里。与此同时,支撑着文明、体现于细微之处的礼貌和敬意,却正从学校、商店和街头消失。由于受到电视和音乐中的脏话的影响,像“是的,女士”、“不,先生”、“谢谢”和“请”这样的话,只会让今天的孩子哈欠连天。他们对好名声的作用满不在乎。从父亲那传下来的,由我的兄弟姐妹和我保持的好名声,在现在仍和过去一样地珍贵。甚至直到今天,当我走进巴克·戴维斯的商店,或去老家的理发店理发时,人们仍然称呼我是詹姆士·威廉的儿子。我们家的好名声确实为我铺平了道路。 unit2 24岁的阿加莎· 墨丹妮· 姆波戈, 为人谦虚, 谈吐温柔,算不上是个革命者的形象。然而就在 6个月前,她做了一件极富革命性的事情:她参加了肯尼亚恩布市的市长竞选,并且当选。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姆波戈女士是由区议会的同事们投票选出的,而那些人全是男性。在肯尼亚乃至整个非洲,妇女的政治力量日益壮大。恩布市是一个位于内罗毕东北部的农业地区,距内罗毕两个小时的车程。对于生活在此地的数千妇女来说, 姆波戈成了这种力量的标志。 1992 年,姆波戈女士开始追寻她的从政梦想,她竞选了恩布市议员。像其他打算从政的非洲妇女一样,她面对着很多阻碍: 她缺钱, 没有政治经验, 要回答许多关于她个人生活的荒唐问题。她说:“我的对手一口咬定我要与外市的人结婚并搬走。”姆波戈还要面对本市妇女的诸多误解,她们中间有许多人起初并不愿意为她投票。她成为捍卫妇女政治权利的使者,向妇女团体发表演说或者挎着手提包挨家挨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