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下载此文档放大查看缩小查看   1/8
下载文档 文档分类:论文 > 哲学论文

张显扬- 趋势与选择:历史决定论批判 序言.doc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DOC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张显扬- 趋势与选择:历史决定论批判 序言.doc
文档介绍:
《趋势与选择:历史决定论批判》序言PostedNovember11,2013序言:告别共产体系我和共产体系的关系,好比一个V字的两边,最初在一起,而后渐行渐远,最后分道扬镳。从1956年上大学开始形成自己的世界观时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的思想称之为“原教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并不为过。1976年***死了,我寄希望于改革开放,我从马克思书里找来相关的概念、命题、论断,为改革开放制造舆论,提供论证,此时的思路称之为“托古改制”的马克思主义,是比较恰当的。1989年“六四”民运被***,不久苏东巨变,我在悲愤与惊喜之余,对马克思主义进行全方位的批判性审视,渐渐地,我成了一个马克思主义批判者。进入21世纪,当我对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人道主义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之后,便和共产体系彻底告别。我一辈子,确切地说,大半辈子,都在和共产体系打交道。共产体系是意识形态,是行为模式,更是社会制度。它有三个组成部分:共产党、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1949年以后,大陆中国人的命运,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以至生离死别,都和共产体系分不开。我本草根出生,父亲是码头工人,母亲是农民,名副其实的工农子弟,属于共产体系的社会基础之列,按理应该始终追随其左右才是。但实际情况是,我和它的关系,好比一个V字的两边:开始在一起,而后渐行渐远,最后分道扬镳。不是我刻意和它疏离,实在是因为它太不可爱,太令人失望。如果从我的专业马克思主义研究的角度,来定位我的思想变化,那么,从1956年上大学开始形成自己的世界观时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是共产体系的忠实信徒:中共当局说什么,马克思书上写什么,我都坚信不疑。此时的思想称之为“原教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并不为过。1976年,祸国殃民的***死了,我积极投身于揭批“四人帮”实际是“五人帮”的运动,寄希望于改革开放。我从马克思书上找来有关的概念、命题、论断,煞费苦心地为改革开放制造舆论,提供论证。这时的思路,与“托古改制”或“孔子改制考”之类好有一比,因而称之为“托古改制”的马克思主义,应该是比较恰当的。1989年,历时50天,震撼世界的“六四”民主运动被血腥***,不久苏东巨变,“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寿终正寝,我在悲愤和惊喜之余,转而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对马克思主义进行全方位的批判性审视。渐渐地,我成了一个坚定不移的马克思主义批判者。这个集子,选编的就是我作为马克思主义批判者所撰写的部分文章,分上下两篇:上篇“关于唯物史观和人道主义”,主旨是剖析唯物史观作为历史决定论的谬误,以及从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辨析人性论和人道主义的意义。下篇“关于一党专政和社会主义”,重点是揭示近二十年来,中共以一党专政与“市场经济”相结合,把中国引上“权贵社会主义”的不归路;并指出国家今后的出路,既不是倒退到毛时代的极权社会主义,也不是中共党内民主派所期盼的民主社会主义,而是“后社会主义”,即在议会民主制度和混合经济制度下,为公平正义而奋斗。批判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揭示它的历史决定论的谬误,代之以“趋势与选择”互动的历史选择论,是本书贯穿始终的主题,并有专文论述,这里无需赘述。需要说明的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的问题;这个问题和唯物史观一样,对于认清马克思主义和整个共产体系的真相极为重要,但在这本集子里没有专文论述。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有两重含义:作为尊重人、关爱人、把人当人对待的价值理念,它和维多利亚时代其他思想家的人道主义一样,是应该肯定的,特别是用于批判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主义的反人道主义时,有其政治价值;作为共产主义制度的本质规定,它是反人道主义的,必须否定。人们通常只把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当作价值理念来谈论,或者肯定,或者否定,很少把它作为共产主义制度的本质规定去对待,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也是而且更是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的一个含义。笔者也是这样,常常笼统地说,马克思主义在理想层面上是人道主义的,应该肯定,而没有说明,这个“理想层面”究竟是指价值理念呢,还是指制度目标。尽管当我断定“马克思主义不是人类进步的旗帜”,“社会主义不是人类进步的方向”的时候,实际上把这个制度目标否定了,但毕竟没有对它进行具体的分析批判。因此,有必要在这里做一点补充。首先,必须指出,作为共产主义制度本质规定的人道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的一个含义,一个比价值理念更重要、更根本的含义。马克思一成为共产主义者,就把人道主义作为共产主义制度的本质规定确定下来。他说,无神论是“以扬弃宗教作为自己中介的人道主义”;共产主义是“以扬弃私有财产作为自己中介的人道主义”。这就是说,人道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两个等值的概念,共产主义就是制度化的人道主义。其次,必须说明,为什么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一成为制度乌托邦,就走向反面,成了反人道主义的东西。众所周知,人性有善恶两面,所谓“一半天使,一半魔鬼”。人类的进步,只能表现为创造越来越有利于抑恶扬善的制度,使善的本性越来越发扬光大,使恶的一面受到越来越严格的限制,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把社会变成至善至美的天堂,把人变成至善至美的天使。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恰恰是要建立这样一个人间天堂,把人变成天使。这既不符合历史发展趋势,也不符合人性,纯粹是两个目空一切的愤青(1847年写作《共产党宣言》,提出共产主义定义时,马克思29岁,恩格斯27岁)企图颠覆整个世界,彻底改变人类本性的疯狂念头。这样的事情上帝都无能为力。否则,亚当和夏娃就不至于给人类留下原罪了。共产主义是什么呢?“自由人的联合体”(马克思第一次使用这个概念,是在1842年6、7月间写的《第179号“科伦日报”社论》一文里,他认为,应该“把国家理解为相互教育的自由人的联合体”,其意义和《共产党宣言》里所说,有一定联系)。在那里,没有国家,据说国家这个“废物”已经和青铜器一起放进博物馆了;没有法律,据说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那时已经没有阶级,既没有统治阶级,也没有被统治阶级;甚至也没有分工,人人自觉自律,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干什么。用马克思的话说,每个人都能“随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而且,“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这就是说,在他的自由王国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绝对是和谐一致,协调互补,没有任何矛盾和冲突。真是妙不可言!且不说任何时候都不会没有坏人、恶人或精神错乱的人,即使人人都是古道热肠的善良君子,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也难保不对其他人的“自由发展”构成障碍。就拿马克思津津乐道的“打猎”、“捕鱼”和“畜牧”来说。资源是有限的,生态需要保护。你“自由发展”了,别人就可能受到限制,生态可能受到破坏。至于说到“批判”,你想在这个领域里“自由发展”,就得不断把别人当作批判的对象,这就直接妨碍别人的“自由发展”。可见,无论在物质生活领域,还是在精神生活领域,“每个人的自由发展”都不可能成为“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最多只能在个人和群体之间达成某种平衡:你不妨碍群体,群体也不妨碍你,这就足够自由了。当年严复把约翰-密尔的《论自由》译为《群己权界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