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文档分类:金融/股票/期货 > 金融资料

谈谈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的初始发行目的及时间.pdf


下载后只包含 1 个 PDF 格式的文档,没有任何的图纸或源代码,查看文件列表

特别说明:文档预览什么样,下载就是什么样。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谈谈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的初始发行目的及时间.pdf
文档介绍:
谈谈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的初始发行目的及时间
(刘洪 2014 年 9 月 14 日)
在众多以长城为图案的中国当代铜章中, 以上海造币厂骆行沙先生设计雕刻的梅花八达岭长城图
案系列铜章的影响力最大。一方面是这个长城的设计大气恢宏, 雕刻精美细腻,具有代表国家的
档次;另一方面是这些铜章由上海造币厂铸制发行,具备官方正宗血统。再加上其中一款“不到
长城非好汉”章中的英文错误, 这一无心之失也为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的收藏增添了意料之外的
广告效应。也正是由于这一错章,还引出了另一枚由王振峰先生设计雕刻具有不同长城图案的所
谓正版章,并以此图案形成了另一个长城铜章系列。
但是, 关于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的初始发行背景发行目的及发行时间,还有很多疑问有待厘清。
正因为这些疑问,以至于有的收藏者提出了中国长城大铜章“纪念什么又为何纪念”的问题○1 。
为了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又有收藏者推论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是为了纪念当年修复长城的活动而
发行的纪念章○2 。尽管为修复长城确实在 1984 年铸制过多枚有***题词“修我长城,爱我中
华”的纪念铜章,但是把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与修复长城联系起来这样一个结论,显然证据不足,
也忽略了一些基本事实。笔者根据已掌握的铜章实物及所取得的信息试图对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
的发行背景目的与时间作进一步的研判与探讨,以求还原历史真相。
有关梅花八达岭长城铜章经常为藏家与币商所引用的资料均来源于《中国当代大铜章》一书○3 ,
其中关于此章的主要要素包括:
材质: 黄铜,紫铜上色
直径: 60 毫米
正图: 长城八达岭烽火台饰以梅花图案
背图: 中英文字“不到长城非好汉”
发行时间: 1985 年
铸造数量: 8000 枚
设计雕刻: 骆行沙
铸造单位: 上海造币厂
其中对此“中国长城纪念章”的描述指出,“这枚长城纪念章背图的英文中缺少一个字母”E”,
1987 年改版时已予以改正”。更明确的说,是英文中 HEROES 写成了 HEROS,这就是此章为“错
章”的缘由。
该书有关长城铜章的描述,对了解此章固然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这些描述显有不足之处,在某
种程度上甚至误导了读者和收藏者。
第一, 该书对此章的发行背景及目的并无提及,这就给人造成了“中国长城纪念章”纪念什
么又为何纪念的困惑;
第二, 该书对此章的介绍给人一种错误印象,即这枚“不到长城非好汉”铜章是首枚采用梅
花八达岭长城为图案的铜章,这显然与事实不符。
第三, 该书将紫铜章与黄铜章的发行时间与发行数量混为一谈。尽管此章的配图是一枚黄铜
章,且在背图上方标注有”1980”年号,但这样一个关键要素却被完全忽略,书中并无
任何解释,以至于一度被怀疑这枚带年号的铜章是否有实物存世。书中所称的 1985 年
发行的 8000 枚似应针对紫铜上色章而言的,从已面市的实物来估算黄铜章的发行量比
紫铜上色章至少要少一个数量级,而带年号的黄铜章更是罕见。

在深入探讨发行长城铜章的背景与目的之前,我们应该明确中国当代铜章的问世是与 70 年代末期
至 80 年代初期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大环境密不可分的。正如当代贵金属币的初期发行是为了赚取
外汇一样,中国当代铜章的初期功能只是作为名片代表国家机关,部委,企业,院校等单位和部
门馈赠给当时日益增多的外宾及同行的礼品。这一礼品性质与当今大多数大铜章的艺术商品属性
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殷国清与顾贻达先生根据上海造币厂严绍林先生提供的资讯而作文介绍的由
骆行沙和路盛章设计雕刻的新中国第一款大铜章就对当时铜章作为礼品馈赠的制作过程有过生动
且详尽的叙述○4 ○5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文章都提到 1980 年开发出“不到长城非好汉”长
城大铜章后,当时赠送外宾的礼品也多用更加大气的长城大铜章了。这就对当初发行梅花八达岭
长城铜章并以其作为礼品馈赠的目的提供了明确的佐证,同时也确认了该章的最初发行时间与实
物黄铜章上的年号是相一致的。

但是,从已经现世的实物来看,“不到长城非好汉“铜章显然不是 1980 年发行的唯一一枚具有梅
花八达岭长城图案的大铜章,甚至不是同图案中在发行时间上最早的章。



据笔者研判,首枚梅花八达岭长城大铜章是 1980 年作为礼物为中国人民银行访美代表团制作的,
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人民银行首次组团访美。该章为黄铜质,上金色,直径为 60 毫米,
重 113.8 克。原盒外包装为绿底金丝绒布,内衬蓝底白面,内面白布上有金色“中国人民银行”
中英文字样。该章正面是梅花八达岭长城图案,背面是“中国人民银行”六个大字,采用了与人
民币票面上相同的汉隶字体。整章的上色工艺与殷国清和顾贻达先生介绍新中国第一枚铜章相同,
时隔三十多年后依然金光闪亮。从具体时间上来看,以人民银行行长李葆华为团长,副行长乔培
新为副团长,计划局局长尚明为秘书长的代表团是 1980 年 4 月 23 日乘机离京赴美的○6 ○7 ,而
此章是在访问期间作为礼物赠送给美国同行的。考虑到上海造币厂采用金色涂料上色工艺是在严
阳生先生 1979 年 9 月随团访问日本大阪造币厂之后○4 ○5 ,这款“中国人民银行”长城大铜章的制
作时间应当在 1979 年 9 月至 1980 年 4 月之间。这是一枚具有特定对象与特定事项的专用礼品章,
其设计制作显然也是得到了上海造币厂的主管单位和领导的授权和认可的。



当时对外交往活动频繁的其它国家部委对于这枚设计大气能够代表国家形象的长城铜章也有当成
礼品馈赠的需求。中美两国政府于 1979 年 1 月 1 日建立外交关系后,同年 7 月 7 日,中国外贸
部部长李强和美国驻华大使伍德科克代表两国政府在《中美贸易关系协定》上签字,该协定于
1980 年 2 月 1 日正式生效。根据这一贸易协定关于中美两国互相举办贸易展览会的协议,中国方
面由外贸部牵头,于 1980 年 9 月 2 日至 12 月 28 日先后在美国旧金山,芝加哥和纽约举办经济
贸易展览会,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在美国举办的大型展览会○8 ○9 。当时正在美国访问
的薄一波副总理主持了在旧金山的开幕式。在开幕首日,中国邮电部为这一重大事件发行了一套
两枚纪念邮票,中国造币公司也为此一盛事发行了一套三枚“中美友好”纪念小铜章。具体负责
组织承办此次经济贸易展览会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还带有专门为这一展会特别制作的梅花长城
大铜章赠送给参展的宾客。该枚铜章为黄铜质,直径 60 毫米,章重 120.5 克。章的背面是“中国
展览”的篆刻印文,印文下方有“CHINESE EXHIBITION”英文字样,正面则是梅花八达岭长城图案。
该章的原包装是有中国传统纹饰的绒布盒,布料与花纹有多种,内衬的底面为红色,盖面为白色。
这枚章的背面设计与中国贸促会 19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