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豆网
下载此文档放大查看缩小查看   1/9
0/100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进度条
更多>>该用户其他文档
下载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上海大火之后…….doc
文档介绍:
上海大火之后……
安置点免费提供的红烧肉很入味。李棠(化名)吃下最后一口,放下筷子。
这天是“五七”,距离胶州路728号教师公寓大火已整整35天。早上8点,李棠和兄弟姐妹去静安寺为在大火里遇难的母亲做法事。
手机响了,是李棠大哥打来的,他们和小弟一家已从另一个灾民安置点――久悦宾馆赶过来。晚上,4个兄弟姐妹要召开一个家庭会议,商量关于母亲遗体火化的事。
老太太的遗体放在龙华殡仪馆,已有一个多月。
“我大哥急着火化。我不同意!我就觉得我妈妈放在那里,她就还在那里。一火化,我就彻底没妈了!”李棠的情绪有点激动,眼珠子瞪得很大。
“我们家老太太身子骨可好了,是亲戚所有老人中身体最棒的,脑子又清楚,掌握我们公司的财政大权。我怎么都想不通,我家老太太怎么就会没逃出来呢?”
一旁小声交谈着的小妹、妹夫一下子沉默了。和他们同一桌共餐的另外一户姐妹也低头扒拉着饭粒。

空气有些凝重。

回忆“赶快逃吧!你家的房子着火了”
对于11月15日下午2点45分到6点的记忆,杜真(化名)的脑海里浮现出“风很大,特别冷的场景。”
杜真是看着大火从11楼慢慢烧到她所住的26楼的,浓浓的黑烟淹没了顶楼,“我们都很清楚,顶楼的那些人肯定是没救了。”
当天晚上,她住进安置点――赣园宾馆。一共有二十多户人家住了宾馆。走道里站满了来寻找在大火里失散家人的,哭声、吵闹声一片,“也没有人报告进度,失踪人员的下落,受伤人员在哪个医院。后来,有灾民就在一块黑板上写了下信息公开的要求。后来,安置组开始在大厅里设立信息公告栏――报告事故调查进度、人员联系名单。”
“我朋友说我,刚开始几天像祥林嫂,不停和人说事情的经过。”过了一个星期后,杜真回到公司上班。
后来,她得知和她同一层楼邻居们的命运:和她对门的2601室的老太太“是活活被烟熏死的。老头老太都长得慈眉善目的,看上去才七十来岁。后来出事后,才知道他们已经八十多了,根本没能力逃下来”;
2604室一个刚生下孩子的年轻女人打不开门,也被闷死在里头,她早产的孩子还留在医院里观察……
让她心神不宁的是,住在24楼的同行罗冰(或同音)的遇难。
“她一开始是被列在失踪者名单里的,直到一周以后,消防队员在楼道的一堆烧焦的尸骨中根据DNA对比,才找到几块骨头的。”“她本来是不该在家里的人,那天她正好回家去拿东西,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烧死了。她很出色的,职位已经很高了。”
15日是杜真例行到银行给房东汇房租的日子。“一觉醒来就是12点左右了,本来不打算出门的。后来,接到一个中介电话,一定要催我去看一套房子,还说帮我把时间约到下午1点。”因为有这两件事,她在12点半离开了家,办完事后在家附近的中国银行ATM机汇了房租款。
杜真房间的门一开,走进来一个苗条、黑瘦的女孩子。
“你听说了么?今天有人上楼了。为什么就是不让我们上楼呢?”张晓燕嚷嚷着,她还是想回自己的“家”,特意走到胶州路口看了一眼。听到有人在哭,“心里很难过,就走开了”。

一会儿,洗好衣服的姐姐张慧燕也进来了,她打了一个转,让妹妹和杜真好好欣赏她今天新置的行头:一件薄纱般的半袖裙子,外加一件新的黑外套,露出纤细的脖颈。“今天下午刚刚买的。”
对这一对很爱美的孪生姐妹花来说,一个月里穿同一件外套、同一双高跟鞋,是一种折磨。大火刚灭的头几天,女孩子们拿着望远镜朝楼上瞄,觉得自己的房间可能没过火,心中存着一丝希望――妹妹心里数着自己的裙子,姐姐想着自己那条有牌子的银项链是不是被熔化了。
可是,“守在边上的警察就是不让上去,都一个月还不让上去。下雨刮风的,窗又大开着,我们的衣服肯定都完了,不能再穿了。”
23岁的张家姐妹来自浙江丽水。慧燕已工作,晓燕则在浦东一所学校读财务管理。她们和杜真同住教师公寓的26层一年半,却是在安置点里才认识起来。一攀谈,慧燕和杜真发现她们竟然都在同一幢楼里上班,“就是楼上和楼下。”
登记、入住的所有手续都是姐姐慧燕在处理。晓燕觉得自己完全“懵了”。15日下午3点,她在上课的时候,接到中介打来的电话,他说:“张小姐,你在家里面吗?如果在家的话,赶快逃吧!你家的房子着火了。


赔偿“东西烧掉了,都能赔的,房子也能赔的”
火灾后,政府采取了“一对一”的善后处理方式――针对每一户受灾的家庭都有一个专门的三四人小组来处理。静安区政府由此动员了一支庞大的公务员力量。
姐妹俩对安置组有很多不满。“他们就是来传达上头命令的,然后就是拿出一堆文件,让我们签字。我们有疑问,他们就说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的意见都是白提的,石沉大海。”“现在,政府对住户是接待的,但我们租户没有人接待。”
慧燕愤愤然。“其实,我们就想赔偿合理就可以了,早点把这个事情了结掉。我们想快点恢复正常的生活。”
晓燕她们已接到填写财物损失的通知。政府方面提出是室内装修,家具、家电及洁具,衣服,其他生活用品四类财产。而不少家庭提出的赔偿,还有金银首饰、现金、红木家具,甚至是收藏的古董和名家字画……

似乎,一场艰难的财产认定、评估、赔偿之争将遥遥无期地展开。
“反正,我已经作好最坏打算,过年也在这里过了。”慧燕打量了一下宾馆房间,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对于胶州路728号的大多数家庭来说,事情显然不能这么轻易解决。
龙华殡仪馆里摆放着的遇难者尸骨中,目前只火化了几具。大多遇难家庭拒绝火化的理由是――“他们要求政府给一个说法。”
11月23日,静安区政府公布一个赔偿方案:每位遇难人员将获得约96万元赔偿和救助金,其中包括一次性死亡赔偿65万元。领款之前要签很多文件,其中包括同意火化的协议。
对于要不要让母亲的遗体火化,将是李棠一家晚上家庭会议的议题。
操着北方口音的李棠一家是早年“支内”回沪的一个大家庭。他们家在教师公寓共有两套房子,母亲跟着大哥住在中区,小弟一家住在17楼。大火烧起时,兄弟姐妹都在上班,老太太和照顾她的保姆同时遇难。
政府刚刚发放的“过冬费”,按规定,遇难家庭一户领5万,家中没有伤亡的一户领2万。按这个标准,李棠大家庭中区的房子能领5万,17楼的房子领2万。
“我觉得这么算是不对的。这5万是算我们家老太太头上,我妈是我们共同的妈,所 内容来自淘豆网www.taodocs.com转载请标明出处.